您的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详细信息
“六一”儿童节 东海法院通报六起典型案例 关注未成年人保护
发布时间:2015-6-1 10:42:36      人气:15872    来源:东海县人民法院    作者: admin

         未成年人是国家之未来,然而学童溺亡、幼女遭性侵、儿童被拐卖等事件常常见诸报端,校园伤害事故频发,这些都揪着全社会的心。5月28日,“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发布了一批涉及未成年人的典型案例,呼吁全社会行动起来,加强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

         近年来,由于家长和有关机构监护防范意识不强、管理预防措施不健全等诸多因素,未成年人犯罪或受伤害的案件时有发生。

         案例一:未经监护人同意擅带未成年人洗澡    一儿童溺死池塘,两青年依法赔偿并获刑

        被告人徐某和被害人高某(2002年4月5日出生)是邻居,2013年7月12日下午16时许,被告人徐某发短信约被告人李某去东海县李埝林场老官庄北靠山泉附近一石塘洗澡。被告人李某下班后即骑摩托车赶到徐某家,二人在未取得被害人高某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即带高某乘坐被告人徐某驾驶的桑塔纳轿车去往石塘。下车后,徐某告知李某被害人高某不会游泳,后到石塘北侧方便,高某进入石塘游泳,片刻后李某发现高某失踪。二人下水施救无果后报警。后民警联系东海县救援局于当晚22时将溺水身亡的高某打捞上岸。经法医鉴定,高某属生前溺水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本案在审理期间,被告人徐某、李某均已与被害人亲属达成了调解协议并已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的经济损失。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徐某、李某过失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根据被告人徐某、李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依法判处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被告人李某免于刑事处罚。

         法官说法:被告人徐某、李某对被害人高某(儿童)本无法律上的监护管理职责,然而当其带高某外出洗澡,脱离其父母监护,对高某就产生了临时监护管理职责。法律上称之为先行行为产生的义务。本案中,被告人徐某、李某并没有履行好自身的义务,在知道或应当知道被害人高某不会游泳的情况下,擅自离开石塘或疏于对高某监护管理,导致高某私自下水塘游泳,进而导致高某死亡的悲剧发生。法院将被告人的行为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罪是妥当的。

         案例二: 与不满十四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构成强奸罪

         被告人孙某与被害人徐某于2014年4月通过QQ聊天相识。2014年5月6日上午,被害人徐某与被告人孙某相约后,到被告人孙某位于东海县开发区某小区家中。后被告人孙某在其卧室内,被告人孙某明知徐某(2001年7月3日出生)未满14周岁的情况下而与幼女徐某发生了性关系。2014年5月6日,东海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传唤被告人孙某接受调查,被告人孙某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孙某明知被害人徐某不满十四周岁而实施奸淫,侵犯了幼女的身心健康,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告人孙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上,考虑到被告人孙某犯罪事实、情节、性质及危害程度,决定对其减轻处罚。依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判决被告人孙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

         法官说法:近年来,虽然我国法律对性侵害未成年人行为进行了较为全面的规制,但是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案件屡屡发生。经统计发现,这类案件近半数属熟人作案、网络交友成为滋生性犯罪的重要途径,留守儿童和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更容易遭受性侵害。从法院审理的案件情况看,未成年人被性侵害,家长的监护、防范不到位是一个重要原因。很多家长认为跟孩子讨论性相关问题难以启齿,从而导致很多未成年人有时意识不到自己正在遭受侵害,不懂拒绝,甚至更不知道向家长反映自己的遭遇,致使嫌疑人得不到应有的惩罚。法官建议,家长更加关爱自己的孩子,可以用委婉的方式向孩子讲解性安全常识,经常与孩子进行沟通,及时发现孩子存在的问题。QQ、微信作为新型社交工具,在方便人们交往的同时,也暗藏危机。未成年人大多数缺少防范和自我保护意识,容易受骗。犯罪人往往利用这一点,通过网络骗取信任后,伺机实施犯罪行为。为防范利用微信实施的犯罪,未成年人应增强自我保护意识,不随意公开自己的信息,不轻易接受陌生人的见面邀请。

         案例三:利欲熏心,拐卖男婴,终究逃不出法网获刑

         被告人古某于2013年8月期间,从云南省户籍地带回一名男婴,在东海县安峰镇某村自己家中,和被告人刘某共同将该男婴以人民币35000元的价格出卖给新沂市阿湖镇的吴某。案发后,所获赃款已追缴。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古某、刘某以出卖为目的贩卖儿童,其行为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古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刘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古某、刘某当庭自愿认罪,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古某提出被卖男婴系其捡来,不知道把男婴给别人是犯罪,现在才知道是犯罪。被告人古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卖男婴不是被告人古某拐骗、盗窃、绑架、抢夺而来,而是路边捡来,被告人古某未对被卖男婴使用暴力,未对被卖男婴造成伤害等严重后果,被卖男婴不排除是被亲生父母遗弃,希望对被告人古某酌情从轻处理的辩护意见,法院认为,未实施偷盗、绑架儿童的行为,未造成被卖儿童重伤等严重后果,只是不存在拐卖儿童罪的加重处罚情节,而不是拐卖儿童罪的从轻处罚情节,故该辩护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被告人古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古某存在坦白情节,建议对其减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理由不充分,不予采纳。被告人古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古某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家有老人及年幼的子女需要照顾、抚养,建议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理由充分,依法予以采纳。综上,法院依法决定对被告人古某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刘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对其所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决定对被告人刘某宣告缓刑。遂依法作出判决:一、被告人古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二、被告人刘某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法官说法:社会上时常发生儿童走失或被拐卖的事件,法院每年也都会审理一批此类案件。这些被拐卖的孩子,小的还没有满月,大的才6、7岁,虽然最后在警方和热心市民的帮助下,部分孩子最终回到了父母身边,但仍有一些孩子仍然没有下落。如何才能有效防范这种犯罪,法官结合审理的案件,提出以下防范措施:1、父母带孩子外出时,要随时注意孩子是否在身旁或在视线范围内;2、尽量不要带小孩到人多拥挤或僻静的场所,犯罪分子在这些地方容易拐走或抢走孩子;3、父母有急事时,即使时间很短,也不要让陌生人照看孩子;4、父母应留意孩子的身高、身体上的某些特征、穿着、配饰等,以便发生事故时能准确说出自己孩子的特征;5、不要让孩子独自在家,即使只能让孩子独自在家,也一定要告诉孩子如有陌生人敲门不要开,更不能擅自外出;6、告戒孩子不能吃、喝陌生人给的食物或者饮料,不能拿陌生人给的玩具或小礼物,不能跟随陌生人去陌生的地方。

         案例四:价值虽小  入户盗窃同样构成犯罪

         被告人段某于2014年6月26日16时许,与鲍某(1999年9月14日生)到东海县山左口乡某村,由鲍某望风,被告人段某采取翻墙入院的方式进入被害人马某家中,窃取达利园牌八宝粥2瓶。经价格鉴定,被盗2瓶八宝粥共价值人民币6元。被告人段某于2014年6月26日16时许,与鲍某在东海县山左口乡某村,由被告人段某望风,鲍某采取翻墙入院的方式进入被害人冯某中,窃取电瓶灯2套,后因怕被人发现没拿走。经价格鉴定,被盗2套电瓶灯共价值人民币2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段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户盗窃公民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段某实施犯罪行为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段某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罚。综上,根据被告人段某的犯罪事实、情节、性质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本院决定对被告人段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依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判决被告人段某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元(已缴纳)。

         法官说法:从近年来法院审理的案件看,未成年人犯罪的类型主要集中在故意伤害、抢劫、盗窃等方面,而十五六岁属于犯罪多发年龄段。上述三种类型的犯罪与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发生的行为偏差未及时被发现有极大关系,80%的人在学校期间就有诸如逃课、抽烟喝酒等不良行为,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不良行为也在逐步升级,慢慢演变到偷拿财物、夜不归宿,直至最后打架斗殴、抢夺盗窃,走上犯罪的道路。目前,很多学校将精力全部放在升学考试上,疏忽了对学生日常行为的约束和遵纪守法意识的培养。而社会上的一些娱乐场所、网吧等则对未成年人禁止进入的规定熟视无睹。多种因素导致了未成年人缺乏约束,从微小的不良行为慢慢走上犯罪道路。

         案例五:初中生宿舍玩闹酿成九级伤残伤害

         小强与小龙均为东海某中学初一学生,因家里离学校较远,平时均住校,巧的是两人还住一个宿舍。2014年5月12日晚,小强在宿舍熄灯后准备铺被睡觉之际,小龙从对面双人床上跳至小强的床上,将小强直接撞倒在床头的铁栏杆上,致小强左侧睾丸严重受伤。后小强分别到了几家医院治疗,先后支出医疗费用共计17370.74元,出院后经司法鉴定:小强因意外受伤致左侧睾丸损伤,左侧睾丸切除,构成人体损伤九级伤残。小强于是将小龙及学校告上法庭,认为小龙在就寝期间,违反学校的宿舍管理制度与学校纪律,跳床撞伤小强并致小强九级伤残,其应当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责任。小龙的父母作为小龙的法定监护人,依法应承担该事故的主要赔偿责任。某学校对学生疏于教育管理,不仅在思想上存在缺失,而且在宿舍管理上存在失职,其未对小龙尽到应有的宿舍监管责任,使小龙在就寝期间违反监管规定,以致发生小强被撞伤的严重后果,为此,某中学依法应对小强的伤害后果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该案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

         法官建议:学校要妥善处理好未成年人正常的活动需求和保护未成年人人身安全之间的关系。学校不能消极保平安,限制未成年人的正常活动。法院在处理该类纠纷时,也会充分平衡和考虑这两者的关系,在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前提下,打消学校的顾虑,让学校大胆地开展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活动。此外,学校的教育管理责任与未成年人家长的监护责任要处理好。家长不能把安全教育责任全推给学校,学校亦不能通过“告知书”、“免责书”等来规避应负的职责。在未成年人放假、放学等重要时间段上,学校要主动加强与家长的沟通联系,明确告知家长未成年人的学习时间安排和注意事项,确保未成年人时刻处于有人看护之下,不留“空档”。

         案例六:道德品质不算差,辍学少年到校园持械伤人   法院根据社会调查报告判缓刑

        2013年9月初,冯某(另案处理)在东海县职业中学教室内因争座位与樊某发生矛盾,后冯某让冯小龙(另案处理)联系人员殴打樊某,冯小龙找到刘某(另案处理),刘某又找到被告人刘某、王某(另案处理)。被告人刘某、冯某、冯小龙、刘某、王某等人于2013年9月8日16时许到东海县职业中学门口,在冯某与樊某商量双方和解时,被告人刘某、冯小龙、刘某、王某等人进入校内与樊某的同学彭某等人互殴,被告人刘某持刀将彭某捅伤。经法医鉴定,彭某左侧血胸,左肺破裂,评定为重伤二级。

         案发后,被告人刘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2013年11月14日,被告人刘某等人与被害人彭某达成调解协议并已履行完毕,被害人彭某对被告人刘某表示谅解。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若干规定>的规定》,在法庭审理过程中,法院对被告人刘某的家庭背景、个性特点、生活环境等情况作了调查,了解到被告人刘某父母外出务工,对其疏于管教,其初中一年级即辍学,法律意识淡薄,交友不慎,以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通过法庭教育,被告人刘某能够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性,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并表示以后要遵纪守法,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并持械致一人重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刘某实施犯罪行为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在案发后积极赔偿被害人的损失,被害人对被告人刘某表示谅解,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综上,根据被告人刘某的犯罪事实、情节、性质以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法院决定对被告人刘某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刘某系未成年、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初犯、偶犯,应予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法院依法予以采纳。依照我国有关法律规定,判决被告人刘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

         法官点评:未成年人情况调查报告是针对未成年人的性格特点、家庭情况、社会交往、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条件以及实施被指控的犯罪前后的表现等情况形成的调查材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未成年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和帮教监护条件,是刑事诉讼法特别程序中针对未成年人的一项特别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