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司法调研 - 详细信息
未成年人受伤害民事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5-11-19 14:47:45      人气:15548    来源:东海县人民法院    作者: admin

         11月10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东海县人民法院联合举办专题新闻发布会,通报了2012年以来东海法院未成年人遭受人身伤害案件审理情况,并通过微博、微信等平台公布了八件典型案例。
         这些案例具有典型性、代表性,都是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常见情形,案件裁判效果比较好,说理比较充分,通过阅读这些案例,能够对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有更加深刻地理解,对如何预防未成年人受伤害有更直观的认识。
         案例一  儿童返校遭遇车祸 托管中心应否担责
         【基本案情】原告的儿子小程系被告吴某开办的儿童托管中心(无相关开办手续)的一名学生,被告负责小程在该托管中心期间的吃住、接送、辅导作业等,小程每星期回家一次。2009年10月29日中午,小程在没有得到被告管护的情况下独自从某小学返回该中心的途中遭遇车祸死亡。
         小程死亡后,原告通过调解从肇事者处获得赔偿款15万元。
         原告称由于被告管理混乱造成小程在放学途中遭遇车祸死亡。原告闻此噩耗痛不欲生,精神上受到巨大伤害。请求判令被告给付原告精神抚慰金8万元及事故未得到全部赔偿的补充赔偿金2万元。被告称其没有接送小程的义务,对其死亡没有过错。况且原告的损失已经获得了赔偿,综上,原告无权再向被告提出赔偿的要求。
         【法院裁判】本案所涉儿童托管中心未依法成立,该中心的实际开办人被告吴某应对其所托管的儿童在其承诺或约定的、法定的职责范围内承担管理保护、教育等职责。本案被告依照其与原告的约定、承诺,其负责受害人小程的接送、吃住和必要的作业辅导等管护职责。因其过错致使小程遭受交通事故死亡,其应在肇事者赔偿不足的范围内,结合其过错和原因力承担补充责任。事发当天,被告理应及时接送受害人,但因其怠于履行职责,导致受害人遭受第三人侵害,发生受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有较大的过错。法院判决被告对第三人未能赔偿的5万元精神抚慰金在其过错范围内承担责任。本案原告与第三人在刑事案件中,就精神损害赔偿之外的损失依法达成调解协议,法院裁判时应予认可。本案原告在调解协议中让步导致“少赔”是其处分权的体现,其不可就该“少赔”部分要求补充责任人即本案被告承担。
         【法官后语】当前,由于家长工作繁忙等因素催生了一批儿童托管机构,其具体职责应视双方书面或口头约定有所不同,一般而言,主要是接送儿童、辅导其做作业、适当的看护等,有的还提供吃住。《侵权责任法》第四十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以外的人员人身损害的,由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管理职责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儿童托管机构对于其接受托管的儿童具有法律的及约定的托管责任,当该儿童遭受儿童托管机构外的第三人侵害时,应该由该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如果托管机构有过错的,承担补充责任。
         所谓补充责任,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第三人的赔偿是第一顺位的,权利人首先应向侵权人求偿,如果获得全部赔偿,权利人不得向补充责任人求偿。一般而言,补充责任人在下列情形才会实际承担责任:(1)无法确定侵权第三人是谁;(2)侵权人下落不明;(3)侵权人没有赔偿能力或者赔偿能力不足;(4)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其中精神损害赔偿无法受偿;第二,补充责任人的责任是有限的,要根据其过错、因果关系确定其责任。本案对家长和儿童托管机构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家长应当配合儿童托管机构工作,不能一“托”了之,儿童托管机构也应当多与家长联系沟通,确保儿童安全无“盲区”。
         案例二 幼儿午休蹦床致残 学校如何承担责任
         【基本案情】原告张某系东海县某幼儿园二班学生,2012年5月22日中午在该幼儿园教师的安排下午休时,其在床上蹦跳不慎跌倒摔伤,多次在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原告张某因本次受伤共支出医疗费及康复治疗费共计12万多元、交通费2000元。东海县某幼儿园系被告东海县某中心小学开办,无独立的财产。被告已于诉前赔偿原告15.4万元。经鉴定:张某2012年5月22日受伤致右侧颞部硬膜外血肿继发脑疝。上述颅脑损伤后,目前遗留左侧偏瘫(肌力4级);颅骨缺损(面积约50cm,已修补),分别构成人体损伤八级伤残、十级伤残。
         【法院裁判】东海县某幼儿园对在校学生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幼儿园里负责学生生活的教师应当对其午休情况进行巡视。原告张某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幼儿园午休时间未按规定入睡并在床上蹦跳,对这一异常情况,幼儿园未及时发现并管理以致原告受伤。幼儿园未充分履行对原告教育、管理和保护的义务,主观上具有过错,其行为与原告受伤具有因果关系。因该幼儿园无独立的财产,其因过错致原告张某受伤,应由其开办人即被告东海县某中心小学承担赔偿责任。本院结合案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扣除被告已经支付的赔偿款,判决被告再向原告支付8万余元。
         【法官后语】 如何处理好校园伤害案件关系到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和正常的校园秩序。《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区分了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受到人身损害时校方的不同归责原则。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采用的是过错推定原则即在诉讼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将举证责任归于校方,只有校方能够证明其在教学管理行为中无过错,尽到管理教育职责,方可免责。而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采用的是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即原告需举证证明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否则不承担责任。
         所谓的“教育职责”主要是指安全教育,教育机构有依法进行保护未成年人人身安全日常教育的义务。教育机构通过履行教育职责,引导未成年人掌握防范人身伤害的知识,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当遇到危险和可能发生的危险时能够正确运用避免或者减少危险后果的方法,如对在校生饮食安全、用电安全、防火、防震的教育,安全使用教学设施的教育等。所谓“管理职责”是指教育机构对未成年在校生有安全保障义务,包括提供符合安全标准的教学场所、设备;及时消除不安全隐患;建立健全各项安保制度;制定防止可能损害未成年在校生受伤的突发事件的预案;妥善处置校园伤害事件,防止伤害扩大等。
         实践中,校方的疏于履行其教育管理职责主要表现在:(1)疏于安全管理的行为,如学校的教舍、设施存在安全隐患的,学校的门卫、实验室、体育器材室等疏于管理,放任人员随意进出的,校方提供的食品、药品、饮用水不符合安全标准的等;(2)疏于保护的行为,安排学生参加体育运动或组织校外活动、实验课、劳动技能课等具有一定危险性活动时未尽到合理限度的保护,安排特异体质学生参加不适合的运动,发生伤害后未能及时救援等;(3)疏于教育的行为,如发现学生具有危险性行为时不予制止、教育的等。
         幼儿的心智、行为比较幼稚,有的儿童好动、活泼。本案中,幼儿园组织幼儿午休,应当注意安全教育并通过专人巡视等方式保护幼儿午休期间的安全,本院的裁判是妥当的。本案的教训是深刻的,幼儿因顽皮好动遭致残疾,对其身心健康尤其是心理健康产生不利影响。对校方而言,其虽然因此支付了巨额赔偿,但不能停留在“认倒霉”、“买教训”的层面,更应对照《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等法律文件的要求切实在改进学校教育管理上下真功夫,为孩子的健康成长撑起一片天。
         案例三 因琐事动刀子 少年被判刑追悔莫及
         【基本案情】原被告曾因琐事发生过矛盾。2012年12月1日11时许,双方在东海县某乡驻地逢集时相遇,原告高某意图找被告张某就以前的矛盾谈谈,但未果。后双方在该乡驻地邮局西侧路边再次相遇,发生口角,原告高某踹被告张某一脚,被告张某从口袋拔出一把折叠刀对原告高某进行捅刺,造成原告高某腰部受伤。经鉴定,原告高某左肾切除及肠破裂修补术,评定为重伤。被告张某被本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刑。原告因治疗等花费3万多元。
         【法院裁判】公民的身体健康权依法受法律保护,被告张某用刀捅伤原告高某,侵犯原告合法权益,原告合法合理的损失依法应予赔偿。本院结合刑事诉讼法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法律规定,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因治疗等费用损失3万多元,对其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的诉求不予支持。
         【法官后语】这是一起典型的未成年人之间因琐事发生的暴力事件。少年心智未成熟,但生性好动,在遇到一些矛盾纠纷时候,争斗之心容易产生,由此发生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等行为,有的是双方聚集一群人,模仿古惑仔,携带砍刀、匕首等凶器相互砍杀,结果导致人员伤亡。对此,一是要加强家长与学校相互合作做好九年义务教育,不让未成年人过早步入社会,在社会上“混”;二是要加强校园安全教育管理。一些在校中小学生为避免他人欺凌或意图逞强欺凌他人,与社会上的“小混混”交往密切,寻求特别“保护”,由此导致同学之间关系的扭曲,校园安全隐患增多。对此,学校应当担负其安全教育管理的职责,完善工作机制,有效制止校园欺凌行为;三是要加强与家长、公安的沟通合作。家庭教育和社会治安管理是保障校园安全,维护良好教学秩序的重要保证,学校遇到校园欺凌事件,要加强与家长沟通,并与公安联合整顿校园周边安全隐患。
          案例四 幼儿掉进水渠淹死 谁来担责
         【基本案情】2010年7月11日出生的桑某系原告的女儿。2013年8月3日午饭前桑某由其奶奶尤某带在本村某超市门口玩,该超市门前有一条东西向的水渠即李某家房屋北面的水渠。尤某疏于看管,桑某不慎掉入水渠。村民许某路过,尤某请求许某施救,许某就去搬水渠上的水泥板。此时桑某的爷爷也到现场,其立即跑回家拿来一根撬子,将李某家房屋北面水渠上靠房屋东水泥路西边的水泥板撬起两块,下到水渠里救桑某。桑某从水里被抱上来时已经不能说话,嘴唇发紫,后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在庄村西有一座水库,该水库的东坡里面设一灌溉闸与李某家房屋北面的水渠连接,该水库的东面偏北设有“溢洪道”。李某家房屋北面的水渠约是1984年庄村为了灌溉庄东水稻田而投资修建的。该水渠从水库由灌溉闸控制供水。
事故发生后,原告起诉李某、村委会和水务站。
         【法院裁判】原告作为桑某的法定监护人以及当时负责看护桑某的尤某,依法对桑某负有教育、管理、保护的义务。尤某发现桑某在水渠边玩时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其危险的发生,故原告对桑某的溺水死亡应负主要责任。桑某掉入水渠后被水冲到李某家门前铺设的水泥板下,由于水泥板的阻挡无法及时对桑某进行施救,延误了对桑某的施救时机,也是造成桑某死亡的原因,因此李某对桑某的死亡也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桑某溺水的水渠是被告某庄村投资修建的,其所有权和使用权应当属于该庄集体。桑某溺水的当天该水渠是灌溉用水,原告没有提供某庄村委会和某水务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故对原告要求某庄村委会和某水务站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结合案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本院判决被告李某赔偿两原告因桑某死亡发生损失的20%。
         【法官后语】未成年人在野外(水库、湖泊、河渠等)洗澡、玩耍被淹死的情况比较常见,尤其是夏季,天气炎热,又逢暑假,洗澡、玩耍被淹死的情况明显增多。从法律角度讲,主要涉及监护人的责任、水库、湖泊、河渠等设施所有者或管理者的责任。监护人的责任主要体现在其是否尽到了安全教育、安全保护的职责,如是否予以危险告知、警诫,是否采取安全保护措施等,水库、湖泊、河渠等设施所有者或管理者的责任主要体现在相关设施是否安全、是否作出了危险警示、设置安全附属设施等。本案中,原告委托小孩的奶奶看管,而小孩的奶奶并未尽到看管职责,进而导致悲剧发生。相关河渠的管理人或所有人是否有责任人,因原告未提供有力的证据,本院对原告主张不予支持。近年来,本院处理数起类似案件,如徐某带朋友家小孩洗澡,因疏于大意导致小孩淹死,徐某也被判刑。
         案例五 模仿动画片做游戏致烧伤 动画片公司应否担责
         【基本案情】2013年4月6日下午5时许,原告李某兄弟俩与小伙伴被告李某顺在东海县石榴镇某村东相遇后一起玩耍,就地取材模仿被告广东原创公司制作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剧情做“绑架烤羊”游戏,被告李某顺将李某兄弟俩绑在一颗树上,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树下竹叶,导致李某兄弟俩被火烧伤。李某兄弟被路过现场的邻居救下随即送往东海县人民医院抢救,同日转入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李某兄弟俩一个全身多处烧伤40%,一个全身多处烧伤80%。前期医疗费用26万多元,李某顺的父亲向李某兄弟的父亲支付了8.4万元。5月9日,李某兄弟转北京市304医院继续治疗。
         另查,被告广东原创公司系《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制作、发行人,其持有真实有效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及《喜羊羊与灰太狼》国产电视动画片发行许可证,其制作、发行《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的程序符合相关规定,但该动画片中有捆羊和用火煮羊等暴力情节。
         【法院裁判】被告李某顺已满10周岁,属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而原告李某兄弟均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被告李某顺的认知能力和行为控制能力相对较强,对造成的损害所起的作用相对要大,被告李某顺对原告李某兄弟造成的损害依法由其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本院综合案情,确定被告李某顺的法定监护人赔偿原告李某兄弟损失的60%。
被告广东原创公司以营利为目的制作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传播对象主要是未成年人这个特殊群体,其在制作、传播相关音像制品时,除应遵守《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外,还应受到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制约,其应主动严格审查、过滤未成年人不宜的情节和画面,并负有提示风险、警诫模仿的注意义务。而其在制作、发行的涉案音像制品中,仍存在暴力情节和画面,对本案未成年人的行为认知产生了不良影响,误导本案未成年人模仿其情节,导致原告被烧伤的严重后果。虽然该片的制作、发行经过了行政许可,但实际造成了损害的客观后果,该后果与被告广东原创公司的发行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被告广东原创公司未尽应有的注意义务,对损害事实存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本院综合案情,结合因果关系及过错程度,确定被告广东原创公司承担原告损失的15%。
         原告自身参与了模仿游戏,其监护人未尽到相应的监护责任,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审判决后,原告和被告广东原创公司不服,二审法院多次组织调解,最终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一次性了解纠纷。
         【法官后语】本案是全国首例以人身权遭受侵害起诉动画片公司的案件。央视、《人民日报》等数十家中央、省市媒体高度关注,全方位、多轮次报道。如果原告没有状告动画片公司,本案不过是一起比较典型的未成年受伤害案件,双方监护人均未尽到监护义务是导致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本院认定动画片公司存在一定的过错,对原告损害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论证比较充分。案件一审宣判后,本院及时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出《关于规范少儿动漫影视制作和播放的司法建议》,该局高度重视,积极研究制定《国产动画片内容标准》。该司法建议发出后,《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国产动画片对暴力惊悚、过于成人化的剧情均进行了删减,一些剧情作了警示,较好地促进了国产动画片的健康发展。本案留给广大家长的启示是深刻的,家长须知其监护责任是多方面、全方位的。
         案例六 母亲带幼儿坐电动车  发生交通事故谁之责
         【基本案情】2015年4月27日10时30分许,在东海县某路段,被告骑三轮电动车与原告的法定代理人吴某骑的两轮电动车发生碰撞,致使两轮电动车的乘车人即本案原告(2012年11月生)受伤。因无法查清道路交通事故成因,交警部门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但未作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原告因受伤治疗支出1万余元。
         【法院裁判】根据相关证据规则,原告的法定代理人吴某和被告各承担50%的责任。本院根据案情,结合双方的责任比例,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5000多元。
         【法官后语】近几年来,未成年人因交通事故遭受人身权侵害的案件比较多。一般是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步行或骑自行车、两轮电动车在乡村道路转弯处、十字路口遭到小轿车、电动三轮车伤害。不少情况下,学生家长监护缺失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因素。类似本案的情形现实中不时发生,一些年青的家长为图方便,在两轮电动车上安装所谓的“小孩座椅”,结果导致发生事故。年青的家长们一定要深刻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危害性,不要轻信所谓的“安全座椅”。
         案例七 实习生在实习单位受伤 学校应否承担责任
         【基本案情】原告张某是某职中学生,2009年10月由学校安排到无锡某电子公司实习。9月20日起,公司安排原告上夜班,工作12个小时。11月6日夜班间,原告张某提出要辞职回家,经带班班长劝解后回到工作间,工作期间情绪受到刺激,再次产生回家的念头,乘夜间吃饭期从办公区三楼窗户跳下欲离开而受伤。经鉴定,原告张某因此次意外事故造成五级残疾。另查,第一被告某职中学校与第二被告无锡某电子公司签订了书面的实习协议。
         【法院裁判】第一、第二被告在安排原告实习时,明知原告系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而安排其从事夜班并从事十二个小时的工作,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办法》的规定,原告虽系未成年人但已年满十七周岁,应该对自己的行为后果有一定的认识。本案中,第一、第二被告在对原告实习时间和劳动强度的安排没有从法律和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角度考虑,导致原告工作强度大而产生辞职回家的想法,虽经劝解暂时放弃,但后又因情绪受到刺激重新产生,进而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原告对工作期间产生的不良情绪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解决,而选择不理智的行为,故原被告对本案人身损害的发生均有过错。根据本案查明事实,工作时间及工作强度的安排系造成原告跳楼的主因,故第一、第二被告应承担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承担本案的次要责任。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及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出发,第一、第二被告连带承担80%的责任,原告承担20%的责任。
         【法官后语】本案具有典型意义。职业中专生的实习并非正式的就业,而是按照课程要求,提升学生技能而设计的社会实践环节。学校和实习单位在保障学生实习方面各司其责,相互配合。《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办法》对此有比较详细的规定,第十三条还规定:“学生实习每日不超过八小时。不得安排学生夜班实习。”本院的裁判说理是清楚的,结论是妥当的。本案审结后,我院及时向有关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得到积极反馈,学校非常重视,及时改进工作,进一步保障了实习生实习期间的人身安全等权益。
         案例八  B超未检查出胎儿生理缺陷 医院应否担责
         【基本案情】原告李某怀孕后分别于2012年7月25日、10月16日、12月3日在被告东海县某卫生院进行了三次彩色超声检查,东海县某卫生院出具报告单三次均显示“因体位、月份原因胎儿手、足、颜面部及其他部位显示不清”。2012年12月13日,原告李某产下原告陈某。经检查原告陈某系新生儿左手缺如。
根据《江苏省产前超声检查操作规范(试行)》的规定,东海县某卫生院作为一级医院,其工作人员郭某(执业助理医师)、陈某(执业医师)、杨某(执业助理医师)均可以出具超声检查报告。该卫生院对原告李某出具的三次彩色超声检查均有医护人员签字,程序规范。根据上述操作规范规定,卫生院系一般产前超声检查机构。
         【法院裁判】原告李某怀孕时在被告处进行产前超声检查,双方形成一种医疗服务关系。原告李某进行三次超声检查,被告根据操作规范要求检查的内容进行了检查且均出具了由医疗人员签名的报告单,并在报告单中亦告知原告“因体位、月份原因胎儿手、足、颜面部及其他部位显示不清”。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告陈某出生时“左手缺如”并非被告医疗服务行为所致,亦无证据证明被告在其医疗服务过程中有过错。综上,原告陈某“左手缺如” 的残疾与被告的医疗行为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法院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上诉至上级法院,上级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实践中,因 B超未检查出胎儿生理缺陷而发生的医疗纠纷不少。此时医院是否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及其责任大小呢。首先,应潘盾新生婴儿的生理缺陷本身与医疗服务机构的医疗服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其次,应综合考虑未及时发现胎儿生理缺陷的成因如是否属于检查范围、是否存在漏检、B超操作及报告书写是否规范、B超的技术局限(如仪器分辨率)、B超检查时胎儿活动及其环境(如孕周、胎盘位置、胎儿体位、孕妇体形、羊水等)、是否基于专业医生的职业规范进行了风险研判及风险告知。再次,由于此类纠纷技术性强,应尊重医学鉴定及医学规范的权威性,平衡好孕妇及其家属的知情权、生育选择权和胎儿生命价值、医学技术发展之间的关系。一般而言,胎儿生理缺陷涉及的检查事项属于检查范围,B超操作及报告书写规范且未发现胎儿生理缺陷,而医疗服务机构基于专业和经验判断难以合理推断出胎儿存在生理缺陷风险的,该医疗机构难以履行相应的风险告知义务。实践中,还存在不少类似案件,如产妇生下重症患儿,是否属于医疗事故,医院方的责任如何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