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晶都法苑 - 详细信息
法律与文学系列:相似的开头 不同的结局(二)
发布时间:2016-1-28 14:48:55      人气:14967    来源:东海县人民法院    作者: 西塘月色

         近看《百喻经》,里面有个故事,讲两兄弟分家,都怕吃亏,有位亲戚就提议,干脆把所有东西都一劈为二,结果可想而知,再好的东西也变成了破烂废物。兄弟俩大呼:这种方法简便、公正,好得很。佛教故事自有隐喻,姑且不谈。上述俩傻兄弟的身影在现实生活中则常常得见,农村为甚。 多少争财竞产,同根苦自相煎。
        我长期在农村生活,发现不少家庭因对老的一点财产“惦记”,兄弟反目确实不少,都不肯吃亏。从长远计算,亏吃大了,兄弟不和,邻里邻居都瞧不起,后辈人之间也不好相处。在分家析产问题上,类似的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维方法、处理方法,其结果可能完全不同。有的和睦一家亲,有的反目成仇人,甚至弄出人命来。
        《二刻拍案惊奇》讲了这么一个故事,说一个老员外,七十多岁了,看上了丫头双荷,两人有了好事,双荷怀孕了。老婆子比较利害,老员外就把这个双荷配个一个做小生意的小伙朱三,又给人又给财的。后来生下一个大胖儿子,双荷告诉朱三,儿子是老员外的,朱三不是傻子,得了老员外的好处,并不在意这种事情。老员外知道自己又添一子很高兴,给朱家送钱送粮的,朱三一家过得“透滋”。光阴似箭,十来年过去了,小孩渐渐长大了,老员外也死了。街上几个小混混教唆这个小孩要他去争夺家产,让小孩披麻戴孝去闹灵堂。老员外儿子得知后,与全家商量,决定认这个兄弟,结果几个小混混的阴谋未得逞,反被县衙以“教唆词讼诈害平人”律法处置。县衙旌表员外家,赐“孝义之门”匾额。
        类似的开头,不同的结局。《喻世明言》也有类似的一个故事,说一个老员外,也是与家里丫头发生关系,丫头怀孕了。老员外就将丫头纳为妾。没过几年,老员外死了,留下遗嘱,将家里田地、好的房子给老大,几间破平房给妾和小儿子。可怜这对母子,常常忍饥挨饿,衣不遮体的。光阴似箭,这个小孩长到十四五岁,便免不得与老大因吃喝用度、家产问题发生纠纷,提出要分家。老大说父亲有遗嘱,这对母子只能分得几间破平房和五十八亩贫田。这位母亲不服,拿出老爷临终前留下字画一副,告到县衙,说老爷生前嘱咐请县令明断。县令不明玄机,后茶水洒倒在画上,发现里面有文字,写道:“老夫官居五马,寿逾八旬。死在旦夕,亦无所恨。但孽子善述,方年周岁,急未成立。嫡善继素缺孝友,日后恐为所戕。新置大宅二所及一切田产,悉心授继。惟左偏旧小屋,可分与述。此屋虽小,室中左壁埋银五千,作五坛;右壁埋银五千,金一千,作六坛,可以准田园之额。后有贤明有司主断者,述儿奉酬白金三百两。八十一翁倪守谦亲笔。年,月,日,花押。”这可把县令乐坏了,判这个案子还有这等好处。县令想好法子,得了白金三百两。作者感慨:轴中藏字非无意,壁下埋金属有司。何似存些公道好,不生争竞不兴词。
        如果说这个故事不够极端。那就看看下面这个故事,也是来源“三言二拍”的,讲两兄弟分家,老大想着法子转移财产,结果被混混算计。分家后,想要回这些财产,结果被小混混整个半死,还是要不回,活活给气死了。
        中国社会非常重视家庭团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兄弟们生于一家,从幼相随到老。有事共商,有难共救,手足一般,何等情谊。良田美产,今日弃了,明日又可挣得来的;若失了个弟兄,如割了一手,折了一足,终身缺陷。上述道理,绝大部分人都听过、讲过。而实际上,帝王家庭,兄弟争位,常见血流宫廷;普通家庭,兄弟争财,常见反目成仇。 闹到衙门,常受混混巧夺,官吏盘剥,“些小言词莫若休,不须经县与经州。衙头府底赔杯酒,赢得猫儿卖了牛。”
        我常常看到家里有点钱财的家庭,老的去后,七兄弟八姊妹的到法院打官司,争来争去,你骂我,我咒你,结果是家庭分崩离析,子孙后代成路人、成仇人。想想也不能全怪小的,老的也有责任。早立遗嘱,说透了,写明白了,争论就难起来了。